冬虫夏草充满神秘的“黄金草”记录极草早期的软文推广

冬虫夏草充满神秘的“黄金草”记录极草早期的软文推广

冬虫夏草极草早期文案

充满神秘的“黄金草”

国庆黄金周的一个下午,刚刚走出杭州城区一家药店的李先生满脸沮丧。原本带了2万元想买半斤(250克)冬虫夏草,却被告知只够买2两(100克)了。正是秋冬滋补旺季,虫草价格疯涨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据了解,去年每500克顶级虫草(800头(条)左右,条数越少相对质量越好),价格不过8万元左右。由于虫草多在六七月份采挖,新虫草下来的8月前后价格猛涨,现在顶级虫草价格已经涨到了每500克19万元,相当于380元/克左右,已经超过了同样在猛涨的黄金价格。冬虫夏草成了真正的“黄金草”。

传统观念里,冬虫夏草除了价格昂贵,也充满了神秘色彩。它如何既是虫又是草,既是动物又是植物,既属荤又有素?其实,冬虫夏草的形成,从当今科学的角度看来,并没有什么神秘之处。在地处海拔3800米的雪山草甸上,在冰雪消融的春天,蝙蝠蛾的幼虫被一种真菌感染后,钻入地下。真菌靠吸收蝙蝠蛾体内的营养物生长。到第二年春末夏初,从充满真菌菌丝的蝙蝠蛾尸体(即冬虫)头部长出一条紫色的子实体(即夏草),这个连在一起的小东西,便是我们看到的所谓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的形成过程,在自然界中是很常见的。养过蚕的人都知道,蚕的幼虫感染白僵菌(危害蚕虫的有害真菌)后也会形成僵蚕,其过程及原理和冬虫夏草基本相同。只不过僵蚕的形成就在我们眼皮底下,而冬虫夏草的形成是在海拔3800米的雪山草甸上,人们知之甚少,故而显得神秘。

令人无奈的“脏草”

冬虫夏草作为惟一具有阴阳同补功效的珍稀名贵野生中药材,很久以前就已成为达官贵人们的首选滋补品,其奇特功效也多有记载。清代药学名著《药性考》:“冬虫夏草……秘精益气,专补命门。”《本草纲目拾遗》中记载:“冬虫夏草,能治诸虚百损。以其得阴阳之气全也……功与人参、鹿茸同,但药性温和,老少病虚者皆宜食用……”

研究表明,冬虫夏草因独特的阴阳同补功效,兼具药性平和、温而不燥、补而不滞的特点,既补虚强身,又能治病延年,药性比人参,鹿茸更加平和,比较不受体质,病症,季节、年龄限制,无论强者弱者、健者病者,都可籍以提高免疫力和抗病力。

然而,近些年来冬虫夏草原生资源的日益短缺和市场的强势需求形成的巨大反差,不仅导致其价格不断上涨,更催生大量的冬虫夏草假冒伪劣品。假冒伪劣冬虫夏草的生产和销售甚至已成为市场上逃出潘多拉魔盒的恶魔,令人防不胜防。在青海省最大的冬虫夏草交易市场勤奋巷,一些鲜为人知的做法已经司空见惯:向虫草原品中掺和泥土,用牙签把断草串接起来以次充好。更有甚者在虫草中加入铁丝、注入水银来增重,非法牟取暴利。因虫草易变质,商家还会在运输、储存过程中用硫磺熏制,以达防霉、提色的目的。

如此一来,市场上看似虫体饱满、色泽金黄的”优等虫草“在显微镜下却是另一方景象:附着大量泥沙,长满寄生虫卵和霉菌,是一个个令人目不忍睹的“脏草”!青海省药学会冬虫夏草药用研究专业委员会主任张雪峰先生对冬虫夏草目前面临的窘况,形象定论:冬虫夏草正处于“脏草时代”!脏草并非只是原草的“脏”,而是冬虫夏草生产和销售过程中的人为作假的“脏”,也包括市场消费中盲目追求顶级高价的“脏”,更有人们沿用传统食用方式吸收不利造成无端浪费的“脏”。“脏草”如迷雾般遮盖了“黄金滋补品”本来的光芒,也给消费者带来更多的困惑和无奈。

极草,现实与希望

作为国内研究冬虫夏草的专家,张雪峰受聘担任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的产品总设计师。他从服用方式上梳理了冬虫夏草1300年历史沿革:1300年前,与其它药草一起煎服:300多年前,开始泡酒服用:200多年前,开始和鸭子一类的食材炖服:10多年前,开始泡水喝后嚼着吃;近年来又流行打成粉末服用。服用方式的变迁,折射出人们食用冬虫夏草的二大趋势,一是从配伍吃到单独吃。二是从加热或泡制酒水间接吃到直接生吃或打粉服用。但是,张雪峰通过大量实验研究发现,所有这些传统意义上的服用方式中,对冬虫夏草营养精华的吸收其实都很有限。因为冬虫夏草的精华成分多蕴含在细胞内,只有打破细胞结构才能充分释放出来。

说来容易,做来难。整整三年的苦心钻研,张雪峰不仅针对冬虫夏草虫体疏松和草体致密的特殊结构,开发了特有的”分开粉碎”技术,使所破开的冬虫夏草粉不仅可以同时达到“虫破膜、草破壁”,还可以达到适合人体吸收的颗粒直径。他还先后引进德国和意大利最先进的破壁加工设备和工艺技术加工出超微粉,确保所加工的冬虫夏草精华成分在1分钟内总溶出度比原草突破性提升至少7倍,并且可以在60分钟内保持这种趋势。

用总溶出度突破7倍的超微粉制成纯粉含片,不再是一根或几根冬虫夏草,而是一粒地地道道的“极草”。也由此开创了冬虫夏草口内含服、黏膜吸收的新方式。含服瞬间,四十余种挥发性物质直接进入血液,多重精华成分迅速弥散于口腔、咽喉及消化道黏膜,直接进入人体血液循环,无胃肠道及肝脏首过效应,令人体快速吸收。简单服用一粒“极草”的功效,相当于直接咀嚼七根原生优等虫草!

其实,照张雪峰的设想,他倾尽心力开发出“可以含着吃的冬虫夏草――极草”,远不只是为了解决冬虫夏草服用方式和营养吸收的问题。他的目标是用“极草”终结“脏草时代”。他不希望再看到广大消费者在不具备专业知识、难辨真伪的情况下一而再再而三地上当受骗。他更不愿看到市场上为追逐暴利而滋生一茬又一茬假冒伪劣虫草。当然,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是,冬虫夏草作为整个地球上的稀有资源,因为人类自身的无知而遭到无端的浪费!

不久前,“极草・5x冬虫夏草”经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学利用有限公司推广面市,随即在全国引起轰动。与君顶领袖会的合作更将“极草”推向国际,受到丹麦、英国、沙特王室的青睐。

      上文是极草早期的媒体文案,自2016年初以来,国家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品的试点,也就是冬虫夏草不再用于保健品。青海春天迎来了雪崩一样的大家。

在经过了两个月的停牌之后,上市公司青海春天的投资者等来了“噩耗”。3月29日晚间,其发布公告称,极草(公司冬虫夏草产品)作为“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以及冬虫夏草用于保健品的试点工作均已被叫停。

这意味着青海春天彻底失去了生产经营极草的唯一合法身份,由于极草为该公司主营产品,其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近八成,因此这家上市公司一夜之间面临巨亏的局面。

为何极草未能通过试点工作?青海春天未来将采取何种措施降低损失?请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为您带来的相关报道。

正翘首企盼换发新《药品生产许可证》,青海春天等来的是一纸勒令极草产品停产的告知书。

3月30日,青海春天发布公告,称公司已收到食药监总局的《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以下简称《告知书》),被要求立即停止生产经营冬虫夏草纯粉片,即该公司的重磅产品5X极草系列。

自2014年借壳上市至今,青海春天和其产品“极草”便屡遭质疑,在保健品、药品、食品之间,“极草”一直顶着“三非”的帽子;从产品消费端到生产环节,则先后陷入“质量门”、“无证门”。尽管非议不断,但此前极草却总能逢凶化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次被勒令停产的5X极草在青海春天总营收的占比达近八成,这也意味着公司未来可能面临巨额亏损。此外,根据披露,食药监总局早于2015年7月就已告知青海省政府停止青海春天极草试点工作,而青海春天则表示一直未接到青海省政府的通知,导致在8个月后才进行信披。

这一次,极草还能够“起死回生”吗?

极草不符合保健食品国家标准

3月30日,青海春天公告称,3月28日公司收到食药监总局发出的《告知书》,告知其所生产的冬虫夏草产品作为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以及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的试点工作均已停止,青海春天应立即停止相关产品生产经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早在3月4日,食药监总局网站便发布消息,叫停冬虫夏草用于保健品的试点工作。彼时,游离于保健品、药品、食品之间的青海春天旗下的极草系列产品还侥幸成为“漏网之鱼”。

“从某些角度来说,极草在过去几年一直幸运傍身。”一位不愿具名的药企人士表示,尽管麻烦不断,却总能顺利解决。

《告知书》则称,2013年5月,食药监总局同意青海春天作为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企业,但是由于后者申报产品不符合保健食品国家标准,未予批准。

2014年6月,食药监总局同意将极草产品作为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并明确由青海省食药监局监督,要求其严格参照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的要求组织生产。

从以上来看,极草公司其实做足了各种准备,只是时间未来得及衔接,不过春天投资的产业非常大,极草的命运不足以影响春天的在其他领域的发展吧,让我们共同翘首期盼这个行业翘楚在冬虫夏草领域有新的大发展。

冬虫夏草充满神秘的“黄金草”end阳光虫草阳光虫草

上图广告位出租,一文一图45元,小图2000元大图2500元每月(一年起售),在已发及新发所有资讯文章中显示

欢迎企业及个人投稿,我们将择优在相关频道审核通过,让更多的人找到您!

原创文章,作者:养生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zangyaoyu.cn/472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