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波在川青滇藏路上的甘肃临夏回族老乡“虫草人”

奔波在川青滇藏路上的甘肃临夏回族老乡“虫草人”
在阿坝州府所在地马尔康县城的一家清真饭馆里,记者见到了四个临夏的年轻人,黑黑的脸庞,头发都特别长,显得很疲惫。如果不是从口音中听出他们是临夏人,我们真把他们当做藏族同胞了。他们告诉我们:“我们跑了一天一夜,才从大雪山逃出来。现在,才安下心来……”

回族老乡

原来这四个人是和政县卜家庄乡的马尔洒,三十里铺乡的马忠明、闵拉黑麦,临夏县路盘乡的周麻儿力。一个月前,他们跟着家乡的一位虫草老板,带着积攒的钱,来到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色达县挖虫草。来色达县时讲好,当地老板承包了草山,他们只交纳2500元钱就可以挖虫草,所挖的虫草可以自由买卖。可一到这里情况就变了,原来讲好的2500元涨到了9500元,而且开始强制搜身;挖出的虫草不得私自买卖,必须统一上交,低于市场价强行收购。他们不仅要跑到20多公里左右的山上寻找虫草,而且虫草老板雇人天天催收进山费。他们度日如年。

马尔洒、马忠明、闵拉黑麦、周麻儿力四个人一来没有挖虫草的经验,缺少劳动工具;二来今年虫草比较少。20天时间,周麻儿力挖的最多,却只有30棵,不够进山费。加上这里的吃住条件很差,经常吃不饱,住的是低矮的塑料大棚,四、五个人挤在一起,非常潮湿。许多人想逃离,但这里的每一个山口都有专人昼夜把守,要想出山,必须交够1万元的进山费才可以放行。

四个素不相识的临夏年轻人在这里达成共识:一块挖虫草的400多人当中,挣到钱的人不多,如果不逃离,绝对没有好结果。于是他们做好了逃离的准备。

5月19日,他们4人逃离时,被守山的狼狗发现,执勤人员大批出动,把他们赶回居住的帐篷。5月20日,天气骤变,下起大雪,异常寒冷。于是4人等到深夜,悄悄出动,在风雪交加中,趁人不备,逃离了防线。

离开挖虫草的工地后,怕老板追来,他们在茫茫的大雪里连续行走了8个小时。21日凌晨3时左右,由于饥饿和疲惫,他们不得不上公路租了一辆路过的货车。来到向阳乡后,一个好心的藏族干部给他们找了一间房子,让他们避寒过夜。

第二天,他们没有坐公共车,而是租车到了马尔康。如今,他们身上的钱基本花光了,但还不想回家,想在外面挣些钱。

在和他们的交谈中,得知他们没有一技之长。我们给他们介绍了在这里做生意的几个和政人,或许他们会有办法帮助这几个人。

几天来,我们一直为马尔洒4人是否找到一份工作而担心,更期盼许许多多想到藏区挖虫草的临夏人提高警惕避免那样的遭遇。

其实不仅四川、甘肃临夏回族老乡虫草人遍布云南、西藏、青海,以及内地个角角落落,他们用勤劳的汗水改变了家人的经济面貌,更代表了回族朋友的坚韧团结,也把甘肃人的朴实洒向了祖国各地。

原创文章,作者:养生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zangyaoyu.cn/2016/07/13/21580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